首页 > 经济时评

百年老磨坊焕发新生机

发布时间:2020-11-14

吱呀、吱呀、吱呀……在尼勒克县苏布台乡博尔博松村村口,沉寂了几十年的水磨坊,如今又发出了有韵律的声响。它不仅唤起了村里老一代人的记忆,也唤醒了主人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老人一家的致富梦。

“这个水磨坊有上百年历史,老辈人一直用它磨面粉,后来它沉寂了几十年。直到今年驻村‘访惠聚’工作队了解到它的历史,鼓励我重新使用,让它焕发生机,使我创收致富。我真是太感谢工作队啦!”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说。

老人在磨坊操作

发现百年老磨坊

在尼勒克县苏布台乡博尔博松村第五组,有一座百年历史的水磨坊。磨坊现在的主人是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老人,据他介绍,磨坊最早是由一名俄罗斯人设计建造的,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人了。“20年前,还有附近的牧民驼小麦来这里磨面粉,后来由于河道改道和淤塞,磨坊就废弃了。”老人回忆起石磨面粉,仍表露出不少留恋之情。

今年,驻村工作队队员在入户走访中,从村民口中听说村里曾经有一座水磨坊,就找到了磨坊的主人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老人。老人带领工作队队员来到离村子一公里的水磨坊旧址。“磨坊面积大约20平方米,临渠水而建,纯木质结构,石条为基,以水泥、木板为墙,用苇席覆顶。多年前发生山洪,造成引水渠道堵塞,渠水断流,水磨坊就此破落。”老人回忆说,“水磨坊已经一百多年,它曾经是乡亲们生活的一个依赖!”

重启百年水磨坊

工作队队长肖志林看到了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老人眼中的期待与不舍,心中便有了一个想法:疏通水渠,修复水磨坊。之后,工作队联系调来一台大型挖掘机,组织人力挖渠修坝,在五组重新挖出一条700多米长的泄洪渠。有了水渠,昔日的水磨坊立马恢复了生机,同时也保证了村民的草场和林地得到充分灌溉。

工作队带领村民修渠

秋收时节,工作队再次走访时看到渠水顺道从高处泄下,产生巨大动力,冲击石磨下方的木轮,带动磨盘旋转,发出“轰隆隆”响声。水磨坊中,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老人将袋装的小麦缓缓倒入喇叭形木斗,木斗下端有一个小机关随着磨盘中心的旋转而微微开启,麦粒顺着小机关的出口流入磨盘中心碗口大的入口,就像磨豆腐一样磨盘缝里缓缓溢出了细腻的面粉。在场的人的鼻翼旁,便飘来小麦被碾碎时溢出的阵阵芳香,纯天然的绿色旱田面粉就这样磨成了。嗅着旱田面粉的纯香,肖志林的脑海里又产生了一个想法:注册“老水磨旱田粉”商标。

注册“老水磨旱田粉”商标

今年博尔博松村的旱田实现大丰收,麦子颗粒饱满,磨出的面粉白皙劲道,加工成馕更是备受欢迎。在磨坊四周随意堆放着一袋袋村民拉来的小麦,既不过秤,也不用开票,只是在袋子上写有村民的名字。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老人为保证面粉口感,专门购买了一台精选机,以去除小麦中的杂质。给小麦加湿是费时费力的活,为解决这个问题,老人改造了一台小型搅拌机,提高了效率还节省体力。老人磨面粉一年中要忙碌两三个月,每100公斤小麦仅收10元加工费,精选加湿费用都由自己承担。目前,老人已经为乡亲们磨了30吨左右小麦。水磨坊又成为村民生活的一部分。

为了让百年老磨坊发扬光大、传承下去,让天然旱田面粉成为博尔博松村的一张名片,肖志林前后十几次跑工商部门,联系注册了“老水磨旱田粉”商标。同时,工作队请人设计包装,联系超市和代理商,想方设法打开销路。

吐尔逊别克·萨斯孜拜老人说:“党的十九大又给我们农民带来了好政策。我开办水磨坊不光是为了挣钱,更重要的是把祖传的技艺传承下去,让更多人吃上天然的旱田面粉。”(文/摄影 特约记者陈华林 通讯员侯桂梅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