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数据

避税有学问

发布时间:2020-09-22

  在西方,富人称个人所得税为“罗宾汉税种”,意思是说个税就像侠盗罗宾汉一样“劫富济贫”。实际上,高收入人群往往会采取花样百出的方式避税。这种现象在体育界尤为突出,和他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形象极为不符。

  比如,卡马乔被欠薪?错了。因为这位中国国家足球队的西班牙籍主教练,为了避免在西班牙支付高额税金,希望中国足协以人民币而非欧元支付他和自己团队的薪水。但偏偏在当初双方签订的协议中,规定的是薪水要用欧元支付(出于对中国的不信任,担心人民币贬值也是一个原因),中国足协只好重新走程序,虽然赞助中国足球的大连万达集团支付的薪水早就到位,但是卡马乔还是迟迟收不到。当然,也不能排除卡马乔看到在欧债危机背景下,欧元贬值,人民币升值也是一个原因。

  为逃避本国的高额税费,移居到税率较低的国家居住,则是体育明星们普遍采用的避税方法。比如德国,高收入赋税达48.5%,很多体育明星选择邻国做“避税地”,将家安在卢森堡或比利时。当然,想享受这些国家的低税率也有相关规定,比如必须住满多少天等,所以,很多球员就选择每天开车甚至骑自行车回德国参加训练和比赛,反正欧洲也“小而统一”,来去方便。这方面,摩纳哥,由于取消了“几乎所有直接税收”,是大批体育明星避税的天堂。前德国网球明星贝克尔、F1车手库特哈德、网坛高手海宁等就是其中的代表。

  2005年底,英超惊爆新闻,英国皇家税务海关总署发现阿森纳俱乐部涉及近1200万英镑的逃税。这其中包括,亨利每年避税7万英镑,温格11.8万英镑,博格坎普4.5万英镑。《泰晤士报》则称,阿森纳逃税是为保障球员和经纪人从俱乐部获得的收入不会因为交税而下降。具体做法是阿森纳建立了很多本土以及离岸公司,每年通过这些公司将一部分资金转入球员腰包,这样可以逃避在英国交税。这一做法让部分高薪球员的避税率达到40%。这种做法在英超很普遍,甚至如果税务机关不懂变通,很多外籍球员都不愿意前往英格兰踢球,因为球员本应获得的收入几乎有一半进入了税务部门。当然,签订税后合同的除外,但俱乐部也将向税务部门支付那近一半的税收。

  因为球员收入一般分两部分:高额的年薪和赛场外广告收入。小贝以每年2000万英镑的收入成为世界足球明星的收入冠军,其中广告收入近1500万英镑。如果老实纳税,那广告费中的40%得用于缴纳个人所得税,还有12%得奉献给国民保险。小贝避税的诀窍是成立自己的公司,而公司经营项目就是他自己,即他的肖像权以及所有相关的各种服务、产品。将广告费转移到自己的公司,就可以被当做公司的收益,而包括自己的理发费用、服装设计费和文身费都记入公司成本,这些统称“宣传费”,都成了合法的经营开支。英超球员成立自己公司的现象十分普遍,欧文、乔·科尔、费迪南德等人都有自己的公司。

  税率甚至会影响一名球员的转会去向——球员在选择东家时,不只考虑球队打法是否适合,还包括税率。比如英国,从2010年4月起,对年收入高于37400英镑的高收入人群,个税税率从40%涨至50%。几乎所有职业球员的年薪都超过了这个数,俱乐部如果要保证既定的税后周薪,就需要额外多支付20%的费用,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可能会对英超的转会市场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从俄超转会至阿森纳的阿尔沙文就是此项政策的“受害者”之一。阿尔沙文拿着周薪高达8万英镑的合同来到了伦敦,尽管这个合同要比他在俄超效力时丰厚得多,但阿尔沙文发现他在阿森纳实际拿到的工资甚至比过去少。因为在英国,阿尔沙文要拿出周薪的一半来交税,而他在俄罗斯只需要交13%的税。所以,阿尔沙文不得不提出自降周薪,减少税率所带来的冲击。

  意大利最高个人税率在43%封顶,加上一些其他的税,球员最终拿到的大概也是税前的一半。AC米兰主席加利亚尼之所以曾抱怨对于卡卡所要求的税后工资,米兰所要实际付出的价钱比皇马多得多,就是因为,虽然西班牙的最高税率也是43%,但西班牙实行双轨制,外籍球员在本国的前5年可享受单一税率24%,5年后再以43%的税率征收,这一规定无疑使得西甲在引进外籍球员时更具竞争力。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近年来大牌明星纷纷前往西班牙的原因。

  在NBA也是如此,因为各个州的税率不同,比如新泽西的税率就低于底特律,在两支球队给出类似薪水时,球员就有可能选择税率低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