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证券

数说2018房产中介:有倒房者被套后“玩消失”

发布时间:2020-05-19


距离国贸仅33公里、北京的东大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的重要阵地——因优越的地理位置“加持”,燕郊一度成为“倒房者”的目标。


2017年6月,燕郊实现全面限购,这一政策让狂飙的燕郊楼市终于停了下来。随后的2018年,燕郊楼市量价齐跌,而依靠佣金收入的房产中介人员开始“自谋生路”——做快递员、外卖员、做贷款。炒房者也迎来了“紧箍咒”,有“倒房者”被套后玩消失。


在中介陈林(化名)看来,随着“倒房者”退潮,燕郊房子投资属性的占比正在不断下降。


燕郊某中介网点“38个人走了28个”


燕郊现在的楼市表现怎样?“和前段时间新闻写的一样,价格腰斩呗。”2014年开始,陈林在燕郊从事房产中介行业,目前担任燕郊某中介网点的店长。


伴随着“腰斩”的价格,燕郊成交量亦骤降。



有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廊坊(市区+燕郊)商品住宅累计供应5624套,供应面积58.21万㎡,连续四年下降,环比2017年下降29%。廊坊(市区+燕郊)商品住宅成交金额为93亿元,环比2017年下降54%。


“平均算下来的话,去年我们这个门店每月平均成交1.5套到两套。”不过,陈林很快又否认了自己的结论。“一个月成交两套的话,那一年就是24套,这个数量我们做不到,一个月平均最多成交1.5套。实际上,有时我们两三个月才有一两套的成交量。”


随着行业“入冬”,依靠佣金收入的房产中介人员开始“自谋生路”。



陈林所在的网点人员最多时达到38人,但目前仅剩10人。“走了28个人,有的回了老家,有的去了别的城市。实际上,现在燕郊很多中介人员都转行了——干保险、送外卖、送快递、做贷款。”陈林说,其所在的公司实行管理层无责底薪制,普通的员工实行有责底薪制。“说白了,没有成交量,完不成工作量,有责底薪和没底薪有什么区别?现在很多中介靠‘倒信用卡’强撑着生活。”



作为店长,陈林不用担心底薪的问题,但收入较2016年时降了一半多。“2016年楼市高歌猛进,我当时年收入四十万肯定是有的,这个数基本上也是北京地区房产中介管理层的平均收入水平吧。但2017年调控后,我挣了15万左右,2018年基本上也是这个收入水平。”陈林说。


十个“倒房者”有三四个是“纯赌博”


在陈林的印象中,“2016年燕郊的房价涨得最快”。也是从这一年开始,陈林看到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入燕郊市场。


他直白地这些人称为“倒房者”。“有的‘倒房者’选择快进快出赚快钱,有的‘倒房者’存在长期看涨的心态,待房子涨到心理预期的高位后再‘抛’。在2016年的购房者中,十套房有六套是‘倒房者’给买了。”陈林说。


张虎(化名)是让陈林印象最深刻的“倒房者”之一。


“他穿着貂、抽着大中华,来我们店里找房子,只要有便宜的房子就买。”陈林说,张虎属于“快进快出”的“倒房者”,在市场高点的时候,赚了不少钱。“反正从我手里买了三套房,我之前给他算了下,每套房赚30万左右,一共赚了100万左右吧。赚得多,他也挺能‘造’——给自己买了一辆路虎,给他老婆买了一辆奔驰。”


但很快炒房者迎来了“紧箍咒”——2017年6月,燕郊实现全面限购,包括张虎在内的不少“倒房者”被套。



“限购政策出来后,房价一直在跌,一直跌到他卖不出去了。首付先是赔没了,后来赔的只剩下银行的贷款了。虽然房价被‘腰斩’,但燕郊的房子根本‘有价无市’。”陈林说,据其了解,张虎有两套房子“被套”。


在“被套”后,张虎尝试着在燕郊开了一家饭店,但不到两三个月就关门回老家了,“估计没有赚到钱”。


“后来光大银行给我打电话问我他为什么不还款了,我才知道他的房贷也早就没有正常还了。我这边联系他发现,他完全消失了。”在陈林看来,张虎“被套”的根源在于“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他并不是专业的‘炒房者’。他之前靠倒房子赚了钱,就知道房子在涨,就买呗,并不考虑市场方面的因素。实际这是一种纯赌博的行为,而在被套的‘倒房者’中,十个有三四个是张虎这样的。”


如今,投资客退潮,此前狂飙的燕郊楼市在“过冬”中迎来平静。“政策让房子的投资属性和居住属性之间的距离慢慢拉得比较均衡了,房子的投资属性的占比在被挤出,现在燕郊这块基本没有‘倒房者’了,过来买房的都是刚需人群。”陈林说。